您的位置:首页 > 经济 >

打入数藏自媒体圈 暗访揭秘乱象

2022-12-26 17:58:21 来源: 猎云网

数字藏品行业,是近年来自媒体造谣、策划黑公关最猖獗的领域。有人出钱在数藏自媒体圈投放针对数藏头部企业十八数藏的黑公关稿,同标题同内容的稿件在各个自媒体平台“投放”了96条链接,甚至在凌晨还如幽灵般发稿近十篇,只为打时间差让黑稿集中被百度收录到首页。有人通过微信语音或文字信息的形式,四处联络数字藏品圈的自媒体人发稿。

在多名数藏自媒体人帮助下,这篇以自媒体人身份打入多个数藏自媒体圈子作出的暗访调查,披露了其中的乱象。

头部行业易成被侵害对象

在数字藏品行业,排在行业头部的企业往往是黑公关的目标。如今,这个目标是迅速成为行业头部的十八数藏。

张明(化名)在公关公司工作多年,对黑公关行为有一定了解。他表示,希望干掉行业老大的,往往是有能力和”老大“争一争的企业。在一些特殊的、有重要意义的时间节点之前或期间,这样的黑公关动作会更加集中出现,这段时间也是配合黑公关进行传播的自媒体”来生意“的时刻。

隐秘小圈子精心策划

暗访过程十分曲折。很多人十分谨慎,没人“带路”,陌生人连数藏自媒体的社群都进不去。在打入的小圈子里,社群通常只做一些泛泛的讨论,黑公关发稿之类的敏感话题只通过微信私信一对一进行。

组织黑公关的企业,通常会委托一名“中间人”,由其负责联络自媒体人发造谣稿。这个”中间人“人脉广泛,其他自媒体人即便不愿意“接单”,通常也不会将黑公关行为透露给其他人。

”所以你会发现,每次发这种稿,发稿的号都是‘同一类号’,比如都是区块链自媒体,或者都是所谓的‘反传’自媒体,等等。可能企业找到的是某个区块链自媒体人,这个人随后又找了他身边的自媒体,有钱大家一起赚。“一位自媒体人说。

通过暗访与观察,以及一些通过暗访混熟的自媒体人的讲述,数藏行业的黑公关行为,组织方式是:某个胆大的自媒体做原创内容首发,如微信公号“懂藏藏”造谣十八数藏老板患癌(已被企业发律师声明辟谣),之后大量自媒体以同标题同内容复制粘贴发布的形式,海量群发,或做一些删减、从其他以往造谣稿中复制粘贴一部分内容拼凑成稿子进行发布。

但前些天的一次黑公关行动,黑公关终于露出了马脚。企业方要求海量发稿(最终发稿近百篇),导致“中间人”联络的账号规模过大,其中相当一些人是他不熟悉的。

多名自媒体人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截图显示,为了迅速联络、完成“任务”,“中间人”直接在微信里发语音和文字,让自媒体直接发“通稿”,被拒绝后要求大家帮忙保密。

发黑公关稿价码数百到数千

发造谣黑公关稿,有明码标价。粉丝多、文章平均阅读不错、老号,发一篇黑公关稿件价格数千,而这样的账号也是更受青睐的。

暗访过程中,以同行的名义询问数藏自媒体人能否发黑公关稿件,多人表示可以,并开出了3000元一篇的价格,同时表示自己的账号百度收录效果好,可以保证搜索关键词后在百度首页前三页可见。有的人表示,自己可以组织四五十个自媒体号同时集中发布此类稿件,只要企业的预算足够。

而一些位于头部、中部的数藏自媒体人表示,因为自己的账号传播效果好,企业要么会派人直接和自己一对一联系,要么会在做这类传播时点名要求自己的账号参与。

而那些影响力小的账号或新号,组织黑公关的企业方也会安排他们发稿,用于凑量。但这些账号发稿的稿费只有数百元。

“你别小看只有几百块,圈里的很多人都悄悄开了不少小号用来发黑稿。反正开号又没成本。而且,甲方要求多发的时候,得有账号备着啊。””一位数藏自媒体人表示。

他还说,这些小号的运营者,往往联系更密切,更抱团,合作也更密切,经常“并肩战斗”一起挣黑钱。

“这个没人管”

黑公关策划者往往要求自媒体在集中的时段以几十篇、上百篇的量级密集发布,以获得更好的百度收录效果。“他们删,就再发。他们删的速度肯定追不上发的速度。”一位自媒体人得意地炫耀。

“做这种稿子,目标是百度收录。”其中一名自媒体人说:数藏行业由于是新兴行业,新闻媒体关注度不高,因此,百度收录的基本都是自媒体稿件。如果自媒体集中发了哪家的黑稿,百度前三页就会充斥相关链接,对于哪些本打算在某家数藏平台购买藏品、提前在百度搜这家平台信息的藏友来说,很可能被满屏的负面信息吓一跳,在难辨真假的情况下选择放弃。这样,组织黑公关的同行企业就达到了目的。

黑公关的内容素材多半是虚构编造的,相当一部分是信口就来。比如十八数藏曾为部分藏友快递过苹果手机作为礼品,礼品发放是有快递单号、有收件人信息留存的。但有的自媒体直接撰文:“没有任何一个人收到过手机。”

”没人管。顶多被企业投诉到平台,平台给删了。实在看形势太严重了,自己删了就可以。这么长时间,我没见谁出过大事。“一名自媒体人说。

律师观点

将以往情况串并联做研判 一打一个准

曾在北京公安系统的网络安全、科技信息化等部门工作,办理过大量网络安全类犯罪案件和经济犯罪案件的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律师杨虎城表示,法律人判别黑公关,最简单的办法是看行为人的传播动机和传播目的,是否有谋利性,而从司法实践中看,请自媒体操作的黑公关稿件,内容多为虚构造谣,没有善意性。

对于猖獗的黑公关问题,杨虎城律师表示:“公安机关打击黑公关,主要是根据受害单位举报反映,之后对以往报案线索进行串并联。政法机关有数据库,线索报进来,没有破的都放到一起,甚至破案了也拿出来放到一起做分析,累积到一起,你会总结出规律来,再进一步的研究研判。”

“这样通过比对以后,就会理出个123来,这是政法机关的工作优势。之后通过行动,一打一个准,可以有力地打击黑公关的气焰。”他说。

同时,杨虎城律师鼓励受害企业应勇敢维权,也呼吁有关部门加强对黑公关的监管和打击力度,并通过加强立法进一步明确黑公关涉及的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追究,还网络环境一片净土。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关键词:

最近更新